夏无夭虽然开心,但是她心里不是没有遗憾的。

最近这一两年她并没有常常守在母亲的身边,所以就算是母亲发生了一些事情,她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久而久之她就觉得或许母亲并不那么需要自己。

但是今天她才知道,原来在母亲的心中自己永远是第一位的!

而且当初就算是那么多人劝母亲把她打了,但是母亲仍旧选择留下了她,这就说明母亲是爱她的!林梦雅突然又想起了刚才,自己跟吴妈妈说起的那个问题,于是她轻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?在我看来,叶姨除了对你的事情比较上心之外,其他的事

情根本就没办法让她动容。”

夏无夭挠了挠自己的额头,说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“其实母亲也从来没这样说我,只是我误会了她。当时......当时我受了一些伤,但是母亲因为忙着别的事情就忘了。”

“我那个时候想的也是很简单,总觉得我受伤了,娘亲都不来看我,那娘亲肯定是不在乎我了。”

“但是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不是娘亲不在乎我了,而是那个时候她忙着别的事情,根本就不知道我受伤,所以我现在也觉得没什么了。”

林梦雅微微挑眉,继续问道:“那你当时受伤的时候有谁在身边?或者说是谁把这些事传到你母亲那边的呢?”

夏无夭想了想,才道:“没什么,就是我身边的几个侍女在,而且在我受伤之后,她们第一时间就去找母亲了,想来应该是母亲忙着,所以才没有找到吧!”

林梦雅停下了脚步,这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很简单的一个局就差点困住了这对母女。

当时这对母女的确都有自己的困境,无夭受伤了,而叶姨应该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。

所以这个时候充当沟通桥梁的侍女就十分重要。

假如这些侍女都被人收买了,或者是她们本身就想要找到这个机会来挑拨这对母女。

那么只说她们当时并没有找到叶姨,这件事情就无懈可击。

因为叶姨不会去查,可能她当时下了个命令,就是不许任何人打扰自己,所以她只会把这件事情归结到自己身上。

作为夏无夭,她更不会去找母亲闹。

正是因为她是叶姨的乖乖女儿,知道叶姨当时可能面临怎样的困境,所以她就算是伤心难过,也只会把委屈往肚子里咽。

因为那是她最在乎的母亲。

正是因为他们母女感情十分深厚,所以这个局才有被设计成功的可能。

哪怕是巫妖再调皮捣蛋一点,这个局也有可能被拆穿,因为她可能会不顾一切地去找母亲闹......

不对!

不对不对!

林梦雅把整件事情复盘了之后才发现,其实这里面,无夭才是关键!

因为,无夭是叶姨的软肋!

如果她被人挑拔成功了去跟叶姨闹的话,叶姨不仅会伤心难过,而且还会腾出大量的时间来安抚自己的女儿。

那么她势必会放松对一些事情的掌控!

如果叶姨没有那么在乎自己的女儿,两个人的关系冷若冰霜,那仍旧可以有人趁虚而入,不管是拿捏住无夭还是拿捏住叶姨,对幕后之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!

想到这里,林梦雅不由得用赞赏的眼神看向了夏无夭。

懵懂无知的无夭,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,疑惑地看向眼前的霍姐姐。

“霍姐姐,你......”

“无夭啊!你果然是这个世上最乖巧最贴心最厉害的小可爱!”

夏无夭受宠若惊。

她从小都会被人指责,说她太过倔强调皮,从来没有一个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。

林梦雅说完,又赶紧找补。

“不,不是!什么乖巧听话懂事,那都是束缚人的,总之你就是世上最棒的女儿!”

这一局,那就是针对这对母女的,但是因为无夭对母亲的爱太深厚了。

所以,她会不舍得去找母亲吵闹,怕是自己心里委屈,也仍旧选择当一个看起来没那么乖的乖女儿。

所以,叶姨才能掌控至今!而她也才能通过跟叶姨合作,顺利的开办女子会馆!

夏无夭懵了。

她刚才是被霍姐姐捧着脸,大夸特夸了一顿是吗?

小姑娘虽然脸皮够厚,但还是忍不住红了脸。

“霍姐姐,你,你这话实在是说得太直白了。”啊!她好喜欢啊!